全职叶吹一万年
新墙头河神 / 友影卯兰
魄魄/甜酒 PK士潇士无差

[全职高手|周叶] 小狐狸 000


 [全职高手|周叶]小狐狸 000

※ 狐狸周x猎人叶 灵感来自老妖《小狐狸》
※ 日常向,私设多。
※ 毫无古风笔力,随手一写搏支持周叶的诸君一笑。
※ 后文还在难产xxxx


  * * *

  这一年的冬天江湖上发生了两件大事。

  出过三届武林盟主的嘉世门派易主,原掌门叶秋,也就是那个曾一人连夺了三年盟主的家伙,突然宣布自此退隐江湖,再不管不问江湖事。

  接替掌门之位的是个小有名气的年轻后生,姓孙,单名一个翔,刚一接任就从门派长老那里一并继承了前掌门留下的战矛——当世最强武器之一,却邪。可是事情最为人津津乐道的都不在这些,而在于,这孙翔成为嘉世掌门之前压根不是嘉世中弟子。大家伙疑惑有之,羡慕有之,不屑有之,街头巷尾,凡是个走江湖的见了面都会问一句:“欸欸兄弟,嘉世那事儿你听说了么?这叶秋和那些长老怎么想的?让一个外人接替掌门?!”尽管大门派的心思常人自知无法参透,却也免不了猜测一番企图分析出个所以然,供坊间一乐呵。

  这是其一。

  第二,就是冬至日时,靠近北国原野上出现的,令所有目见耳闻者都为之啧啧称奇的一幕。

  万匹雪狐列队从原野上飞奔而去,所及之处天色阴晦,不久便下起鹅毛大雪,北风呼号,苍茫一片。且任后几日南国冬阳如何照耀皑皑白雪其都未曾有消融的迹象。

  然而这事本该至此,后却有好事者传以雪狐成精,人世将灭之言,愚人愚信,三人成虎,一时间江湖上人人自危。不少人仗着会些功夫碰着狐狸就直接下手杀之后快。连江湖上以观天相预人事有名的微草观王道长出面表示狐狸无碍,也难以停止大面积的猎杀。

  这白茫茫的冬日便这么凭白染上红色。

  
  * * *

  靠近北国原野附近有一座山,名曰方诸。传说有一座仙山也叫做方诸,二者是不是同一个不得而知,只知道山下有个小村,村里人世代倚山而居,生活朴素无争。年长者们之间有那么句古老的箴言流传着:方诸庇佑,可保千秋。

  最近山上来了个猎人,叫做叶修,他在最靠近山巅的地方搭了个茅草屋住下。那地方挺高,上下山很费力,因而罕有人至。天气晴的日子,从那地方抬头看天空是澄澈得似一汪碧水的湛蓝,环绕山峰的云雾也好像触手可及。倒真有几分仙山的味道。

  偶有得闲的时那叶修就会叼着他心爱的烟杆躺茅草屋顶看天或闭目养神。


  山脚村子里的村民和附近小镇的人都认识叶修,知道这个刚来这不久的猎人颇有能耐,虽然看上去懒散不常外出打猎,可若出去一趟必是满载而归。腰间捆着一堆猎物从山的深处晃悠下山的场景颇壮观,碰上心情好,他还会把抓来的野兔子什么的送给沿途遇见的小孩给他们当做玩物带回家养着。

  只是后来雪狐穿越原野,方诸山离得近,那壮观的奇景看的时候是过瘾,随之而来的大雪却险些封了山,动物们都跑个没影躲哪儿避寒去了。他再好的身手也有点没法子,只好就着现有的材料做些小玩意儿,冒着不停歇的白雪下山去换食物。

  叶修遇见那只狐狸的时候就是在这么个白茫茫的冬日,雪狐事件不久后的一个傍晚。

  那日他从集市回来,左手提着东西,右手撑着一把有点年岁的红色的伞,深一脚浅一脚地踩着雪上山。他的步子却是很轻快,从小镇到山巅的路别人要走上两三时辰他只要一半的时间。只是这日的雪实在有些大,手里那把破旧的红伞根本无法挡住迎面扑来的风雪,没一会儿他的眼睫上就沾了一层白色的霜,一眨眼冰凉的雪水就流进眼睛里头实在有够难受。

  他伸手从衣服里衬拿帕子去擦眼睛的时候一脚没注意,踩进一个坑,倒不深,只有他半人那么高。雪簌簌地抖下去,只觉得现在不仅是鞋袜连小腿都泛着湿湿的凉意,他无语地把手里的东西丢到坑外,却将红伞收起别在腰上也不嫌硌得慌,一边单手一撑刚想翻上去,就突然瞧见旁边的雪堆动了一动。

  嗯?什么东西?

  他凑过去弯下腰,盯着那团会动的东西瞧了半天,那玩意儿也很给面子地一直在雪里拱来拱去,好容易才把身上的雪全部拱掉,露出原来的样子。
  
  ——是只狐狸。

  还很小,在雪里头紧紧蜷着身子像个大型的糯米团子似的,皮毛是跟雪一样,不过更有光泽的白,在雪里头仍然能很快分辨出位置。

  欸,怎么有点饿啊。

  叶修揉了揉肚子,眯着眼睛心说上天待他可真不薄,掉了坑还能遇到储备粮。想着把手摸到腰间,轻轻拍去伞上的雪。

  像是感受到有人“不怀好意”地在看它似的,那小狐狸陡然睁开了眼睛。叶修这时也盯着它呢,猝不及防和它的眼睛对了个正着。
  
  那双眼睛湿漉漉的,跟能吸光似的漆黑漆黑。乍看起来里边是股子锐利,瞧着叶修似乎在判断这人会不会对它不利,可再仔细看看又好像能找出些迷蒙——也是,叶修弯了弯眼睛想,在这坑里正睡到一半被劈头盖脸的雪砸个正着,能不迷蒙么。

  ...唔不过,小家伙这软乎乎地盯人的样子还挺可爱啊?

  一人一狐对视片刻,那小狐狸呜咽了声复又闭起眼睛,侧了侧身体,白色的皮毛下露出条带着血迹的腿。

  对于动物,特别是受伤的动物来说,向陌生人示弱基本就等于给予信任。

  叶修心说果然哥长了张真诚的脸。

  他取下腰间的红伞,撑开,一手轻捞起这只对自己表示信任的团子也不顾这东西在雪里头待半天通体冰凉就往胸前一贴,“哥带你回去,可愿意?”

  小狐狸耳朵摇了下像在思考,接着拿毛茸茸的大尾巴扫了扫他的脖子权当回答,就又不动了。

  还听得懂人话,哥可是捡着宝儿了。叶修左脚一点,整个人这么翻上了雪地。足尖挑起地上的东西挂在伞柄上,步履稳稳地向前走。

  这雪天里一个人总有点寂寞,有个伴儿也不错。

  ——饿了还能直接吃。一举两得。

  他胸前的小狐狸感应到什么似的抖了抖身子,往人怀里缩得更紧。
      

评论(15)
热度(125)